博才网旗下APP直聊神器
您当前的位置:微信公众平台好文章 > 正文
在线教育:屏幕后的老师什么资历
手机版  http://www.hbrc.com  2017年12月16日  来源:南方周末  


K12在线教育公司“盘子越大,盈利越难”。(东方IC/图)


全文共4729字,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。


  • 为了让女儿不输在起跑线上,今年9月,刘忻给刚上一年级的女儿同时订了两门在线英语课程。


  • 在线直播课程老师水平良莠不齐,看似低收费背后是高毛利?

    老师资历不明是业内质疑在线直播课程入局门槛低的又一主要依据。


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


文 | 南方周末记者 贺佳雯

  南方周末实习生 胡文静


“抢到了还挺有成就感的。”2017年12月11日中午12点,刘忻帮6岁的女儿抢到了在线英语VIPKID一位高星级外教的课程。

今年9月给女儿报了这一课程以来,刘忻每周都要给女儿“抢课”。因为热门老师的课时有限,而报名人数众多,VIPKID英语就采取在每周一中午12点开放课程预约通道的办法,家长们可以在那时预约当周的课程。

“一些热门外教老师的时间可能在5至10分钟内就被排满了。”刘忻说,如果手慢一点,就只能下周一再“抢”。

在线英语教育如此火热,令其和在线学业辅导一起,成了K12(幼儿园到高中三年级阶段)在线教育市场的主赛道,在它们的领跑下,K12在线教育市场今年迎来了一次爆发。

战争的号角在今秋开学季前夕吹响,7月,猿题库宣布融资额度达到1.2亿美元,8月14日,作业帮宣布完成1.5亿美元的C轮融资,近一周后的8月23日,VIPKID宣布获得2亿美金D轮融资。

其间,真格基金还在8月10日正式宣布成立教育专项基金“真格教育基金”,将对包括在线教育、早幼教、K12培训等在内的全领域,进行天使轮到Pre-IPO轮阶段的投资。早年联合创立新东方的徐小平,现在也将目光重新聚焦到教育领域,他甚至认为,在线教育虽然萌芽于硅谷,但是“奇迹将出现在中国”。

1


“反正语言这东西多听多说不会太坏”

为了让女儿不输在起跑线上,刘忻给刚上一年级的女儿同时订了两门在线英语课程,除了VIPKID,她还订了半年哒哒英语的在线课程。


两者的区别在于,VIPKID的老师不固定,能让女儿听到不同老师的声音;哒哒英语则会固定一位老师,能让女儿得到长期、稳定的指导。“反正语言这东西多听多说不会太坏。”为了女儿,刘忻不愿意放弃任何一种可能。

刘忻给女儿找英语课外辅导班的行动始于今年春节后,当时计划让女儿从下半年开始上小学。决定之后,她就开始活跃于各种学校申请、课外辅导班交流的家长群。聊着聊着,她发现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选择在线少儿英语课程,因为都看中了有外教老师视频上课,家长还能陪读,“既省时,又放心”。

在线英语教育还有一个吸引她的地方是,她觉得学校大课堂之外的一对一或小班英语训练,对学生的听力、口语教学更有针对性。

正是有了刘忻这样的家长的追逐,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品牌之间的竞争进入了白热化阶段。同时由于潜在市场的庞大,在线少儿英语教育也成为各类在线培训机构争相抢夺的目标。

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我国0—14岁人口数量约2亿,少儿英语教育培训市场的规模接近300亿元。2016年在线少儿英语用户规模达到321.5万人,同比增长40%,预计到2019年将达到793.9万人。

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17中国在线少儿英语行业研究报告》指出,近一年以来,在线教育行业转型频繁,而转型目标则是同一块市场——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市场。以成人英语教育市场起家的51talk,以教学内容起家的Boxfish和酷学多纳,以及来自其他赛道的一起作业等,近一年都纷纷转向了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市场。

“我们已经转型成一家专注于K12领域的公司了。”51talkCEO黄佳佳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了一组数据:两年前,他们公司在线少儿英语业务占比大概只有25%,到今年第四季度这个占比已经达到70%。

谈及转型到K12领域,黄佳佳认为深受互联网影响的80后、90后这一代人,对互联网的认可度高,他们为人父母后,更容易接受在线教育这一模式,并且都有“亏了自己也不能亏了儿女”的心理,会想方设法追逐优质教育资源。

于是,2017年各在线少儿英语机构又在对接优质国际资源上展开了一场厮杀。51talk与牛津大学出版社在教材资源方面达成了合作,VIPKID则引进了美国国家地理学习的教材,并通过本土化改造实现了国际教材与中国孩子的适配,哒哒英语也相继与培生、外研社、企鹅兰登等出版社合作。

不管怎么竞争,“关键还是看老师怎么样。”这是刘忻作为家长在接受采访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

事实也是如此,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,家长关注的焦点永远都是师资水平。因此,在是否有固定老师,选择”一对一”教学还是”一对多”教学等问题上,家长们争议最多。哒哒英语CEO郅慧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固定老师是哒哒英语最大的优势,也是未来盈利的一大信心来源。

哒哒英语公关副总裁姚舒文认为,对于小朋友而言,他需要一个对他有持续观察和了解的人,需要一个稳定、连贯的学习过程。这对家长也是一种解放、安心。

而VIPKID的CEO米雯娟则不这么认为,她曾公开表示,老师不固定的好处是,不同的老师能给学生带来多层次的学习体验,有助于学生适应不同发音。

除了一对一的教学模式,在线少儿英语机构在2017年还跑出了一种新模式:一对多。

今年8月,魔力耳朵宣布获得来自真格教育基金、猿辅导的4000万元投资,这离其产品上线仅过去了5个月。此时,魔力耳朵的单月营收尚不足100万元。真格教育基金副总裁姜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他们看中的正是魔力耳朵的一对多教学模式。

就在魔力耳朵宣布完成融资不到一个月后,VIPKID也宣布已经成立“小班课”独立事业部,运营一对多模式的在线少儿英语产品。两个月后,51Talk也传出了其一对多业务已内部孵化超过一年的消息。

2


在线直播课程:入局门槛低

如果说在线少儿英语机构的赛道已经跑出几家头部企业,在每一个细分领域争相出牌,那么对2017年入局的创业者来说,在线直播课程就是另一个更有想象空间的领域。

其实,在线少儿英语教育也是在线直播课程的一部分,只不过都有自己独立的网站、App,还有独立聘请的老师。而“在线直播课程”一般泛指那些依托其他网站或App平台,开设直播上课的项目,类似“网红直播”窗口。

2017年12月6日晚上,蓝象资本高级投资经理邱彦峰,把百余名在线直播教育创业者拉进一个微信群,进行K12在线直播课程教育创业的宣讲。蓝象资本专注于投资在线教育创业项目的早期阶段,邱彦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一般早期阶段的投资投的是产品,产品阶段投入和规模不会特别大,亏损较小,中后期项目扩张、布局需要烧钱,就要资本大佬站台。

当晚的宣讲持续了一小时,群里对在线直播教育创业情怀的讨论很热烈,几乎没有人讨论课程设置和技术把关。

“在线直播课程入局门槛并不高。”一位在线直播课程创业者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,他们的课程依托于一家综合型在线教育网站,相当于给这家网站做在线直播课程的外包。在上述人士看来,有了平台引流,就有了获客渠道,相当于给上课收入上了保险。

由于门槛低,已有学业辅导领域的企业跳进在线直播课程领域,作业帮今年就单独划分出“作业帮一课”品牌,专门提供在线直播课程。

作业帮以拍照搜题起家,2015年从百度分拆成为一个独立的在线学业辅导公司。当初作业帮能够打开局面的原因在于,随着子女升学后,越来越多的家长感到陪孩子做作业已经“应付不了”。

使用过作业帮的姜山(化名)有亲身感受,儿子上小学时,有什么题目不会做,他还勉强能应付,到了初中以后,他明显感到辅导起来有些吃力,于是从今年开始偶尔用作业帮来搜题,看懂了再去教儿子。不过他“肯定不会让孩子自己去看,万一养成依赖抄答案作弊的习惯怎么办?”

一位在线教育行业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,作业帮拍照搜题业务是没有盈利收入可言的,而在线直播课程如果模式健康可持续,则可能盈利,“毕竟作业帮已经走完C轮,想要走到下一轮融资,也需要给投资人一个交代”。

作业帮CEO侯建彬看待他们自己这几轮的融资路径是:工具——内容——服务。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今年的C轮融资就是为“服务”这块业务而融,现在看来其所指正是“作业帮一课”。

侯建彬的办公桌旁支有一个近2米高的书架,上面整齐地码放着各种教参辅导书。12月7日下午,侯建彬随手翻开其中一本教参,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他为了上一小时的直播课,要备4个月的课。

2017年8月27日晚上,戴上黑框眼镜的侯建彬,也去“作业帮一课”讲了一次初中数学直播课,题为《一次课突破应用题满分》,课程费用3元/人,听课学生将近400人。原定一小时的课,侯建彬讲了73分钟。

直播时,侯建彬没有用全名,而是自称“侯老师”。学生和家长在直播页面看到关于“侯老师”的简介是:北大硕士,获得管理学和计算机双学位,作业帮特聘数学专家,专注于初中数学教学体系探索与研究。这个“专注”指的是侯建彬“把初中三年的数学课本都看了一遍,并且完成了课本中的每一道练习题和相关课外习题”。

“作业帮一课”直播项目推出后,一直使用作业帮的姜山也留意到了,试听之后,他觉得直播这个形式新颖,花几块钱进去听听也无妨。但他没让孩子跟直播学习,因为无法判断屏幕上的老师到底有什么资历。

老师资历不明是业内质疑在线直播课程入局门槛低的又一主要依据,一在线直播课程的创业者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,请一个上直播课的老师成本并不高,非一线城市的中小学教师课时费最多一两百一小时,“一般不会请名师。”该人士说,“就算一堂在线课程人均付费只有几块钱,但因为获客量大听的人多,累计收入也不少。”

不过,也有认同在线直播课程的家长,张帆(化名)就是其中一个。早些年,张帆是罗辑思维的追捧者,他“喜欢这种演讲式的传道解惑的模式”,如今也愿意不定期为几块钱的直播课程埋单。

一般他会先看老师的简介,看到履历比较丰富,学历背景比较好的再试听,觉得有意思就再买一两节给儿子听。

“我倒是不介意老师是否学校的老师,是否有正规的教师资历。”张帆说,因为他不会让儿子依靠直播课程去进行基础课程学习,只是用来“拓展视野、提高兴趣”。

3


盘子越大,盈利越难

到目前为止,在线教育总体上还是“烧钱”的项目。作为中国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,51talk至今仍然亏损。

51talk公司CEO黄佳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一年前他们是顶着亏损硬着头皮上的市,当时主要出于两点考虑,一是上市能在美国市场让51talk获得强有力的品牌背书,二是上市本身也是一种融资渠道,通过那次IPO,大概融了七千多万美元。

对于上市一年多以来的持续亏损,黄佳佳用“GAP期”来解释:“在线教育的商业模式是先收学生的预收款,不算入账,直到学生完成所有课程才能够确认收入,所以在预收款和确认收入之间会存在一个GAP。”在黄佳佳看来,真实亏损会小于会计角度的亏损。

今年,51talk还一度因为聘请菲律宾外教被质疑教学质量能否保证,黄佳佳对此回应“这一定程度上是种族歧视”,但他也承认聘请菲律宾外教性价比更高。由于菲律宾外教的薪水比欧美国家外教要低不少,市场上也因此有声音认为,黄佳佳想借此减少亏损。

一位专注于在线教育投资多年的业内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,K12在线教育“盘子越大,盈利越难”,主要原因有三方面,首先是K12这个群体都是年龄较小的学生,日常课业重,家长和学校老师管教严,对互联网的深度介入受限制,其次是在线教育的用户体验还有待完善,而K12教育非常重视体验和交互,最后一个原因就是国人免费使用互联网服务习惯了,付费意识还没有成熟。

但真格基金副总裁姜敏的态度则相对乐观:“一个新兴的、快速增长的行业,百分之百的亏损都是正常的。”

从投资人角度来预判,姜敏认为到明年6月之前或者6月左右,在线教育行业A、B轮的投资热潮就会结束,“从业务来讲,A、B轮在各个赛道都会跑出相对成熟的企业,从投融资的角度来讲,大家变得很明确,就是投前两三名。”姜敏说。

不过,不少投资人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都表示,在线教育的资本市场和其他共享经济的“套路”还是有所区别的,同质化不会太高,细分领域多,赛道也就多。尽管最后会跑出一两家头部企业,但其他创业者也不会被挤占得毫无空间可言。而无论是头部企业还是新入局者,都要精准定位,获得一个细分市场的高黏度用户群,才有可能盈利。

两周前,作业帮C轮投资方H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陈小红和侯建彬微信讨论业务时,还安慰侯建彬说:“不能太想着短期赚钱的事。”


点击下方蓝字

下载: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

作者:南方周末

--博才网博才网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
微信查看最新信息微信扫一扫或用微信搜索
微信号:hbrc-com
安卓手机客户端更省流量手机扫描下载或者直接
下载安装